2017-01-02

第3章 : 鬆土仙子

第三章

「鬆土仙子 

陰雨連綿的日子裡,我不禁會開始想像自己是在一個有點陌生且遙遠的星球,
灰濛濛的雨水從覆蓋在星球上方的濃密烏雲不停的噴湧而出。
在德文裡,人們稱之為「雨幕」,因為,
雨珠似乎已聚合為垂直的長線,從那灰暗的天空直垂大地。
而在多倫多我們僅稱之為陰鬱的天氣,並嘀咕幾句而已。

五月下旬,克莉絲汀和我開始經常在花園最後面的小木屋裡睡覺,
一個週六的早晨,我們因為雨水持續落在小木屋屋頂的聲音而醒來。
徹夜降雨,使得大地完全濕透了。
我們倆都不想為了早餐而去領教涉水回到屋子裡的滋味。

正當我們躺在那裡想辦法解決時,克莉絲汀的表情變了。
這裡有某種東西出現,她說 但我似乎無法看清它的影像。
為什麼不能? 
 “它忽隱忽現,又在遠方某處閃耀。

她透過思維要求那個生命體對她顯示得更清楚些。
它做不到,她稍後告訴我。
由於某種原因,它只能以這種圍躍的方式顯現。

終於,我們約定了一種規則,透過這規則我們可以與這個生命對話。
他從中間向右邊閃動代表「是」, 從中間向左邊閃動代表「不是」。
透過這套規則,我們收集了以下的資訊:[109]

這個生命體實際上是一種仙子,他以某種方式幫助地球接受和吸收水分。
這使得我有點兒困惑,因為我從沒想像過地球需要這類幫助。
這位仙子被程式設定為在「方格」模式裡移動,有點類似西洋棋裡「城堡」的移動方式。
他只能在這個方格模式的角落或「結點」處,以「閃爍」的方式展現。
他無法持續留在任何一個地點,而是必須立即消失,
然後,再次出現於(具有南北向)模式的另一個結點。

這位仙子的形態很像塊狀積木,可以從圖8的素描中看見。
 8

他的上半身大於下半身。
他能以類似打樁機的方式在陸地向下移動,
而這種行動可讓陸地鬆開來接受雨水
(或許是在乙太體的層面?)。
他所負責的領域大約有半個多倫多市那麼大。

我們問及他的起源,他說自己是由一些更高等眾生所創造的,
他們設定好他的功能,然後,讓他自由履行職責。
他已經不太記得這程式設定的過程,
而且似乎無法敘述過去、現在、和未來的時間概念。
這類眾生是運用自然能量的仙子次級群體的一份子,
而他也知道還有其他不同的次級群體。
他能以某種方式運用地球的能量來移動自己,
「地球」也因為他的活動而獲益〜經由某種方式被「清理」。

這位「鬆土仙子」(我們後來這樣稱呼他) 應我們的要求,
能夠將他的閃動頻率減慢至大約每兩秒閃爍一次。
這似乎接近他所能保持的最慢頻率。
他顯示給克莉絲汀看的外形,是一個用來展示給人們看的慣例樣貌
給那些能看見另一個頻率層次的人們。
然而,這外形也只是一種投射,事實上,「鬆土仙子」只是一種能量複合體,
就像其他自認為是仙子的眾生一樣。 [110]

赫萊瑞恩的評語
剛才描述的仙子是更奇特的一種生命,
他們是由負責投射人類的「幫助者」的靈界眾生所創造的。
既然,靈界眾生想要測試「程式設計的能量模式」所能達到的極限,
就這方面的意義而言,這位仙子可以被視為一種實驗。
在這個案中的實驗是成功的,而且他執行的功能是有益的,
然而,並不是很直接的幫助到人類。
沒有這位仙子的協助,地球也有能力吸收水分,
雖然在超越物質的層面上,他的工作確實有某種程度的幫助。
這種「極限測試」的實驗僅限於那些與人類並不是那麼直接相關的眾生。

另一個實驗曾被試過,但失敗了,那實驗的目標是創造一種仙子,
那仙子的功能是把水處理為讓植物能更直接的吸收。
同樣的,這種功能也只是間接的幫助到人類而已。
這個實驗失敗的原因在於:所投射的仙子體型大小有誤。
這種仙子的體型太小了,以至於不能完全的處理執行那功能所需的能量。
只有極少數這類體型過小的仙子被製造出來並且測試,
當錯誤變得越來越明顯時,他們被轉化為一種物質生命體,
而且被容許居住在地球上的水澤地區。
我們所討論的生命體就是兩棲蛙類。
經由這類轉化,「生命不滅的律法」得以被遵循。
這律法,我們必須說明的是:
每當任何一個生命體被創造為有能力持續存在,宇宙律法是不允許摧毀的。
換言之,任何一個眾生(無論是在物質界、星光界、乙太界、或更高意識層次)
只要達到可接通宇宙能量以保持本身個體功能的「專注」程度,
靈界必定容許它持續存在。
摧毀者(即使是這個生命的創造者)若摧毀它,就會招來業力法則的後果
在這案例中,摧毀者本身將體驗到失去部分靈質的嚴重後果。 [111]
當我們討論「菲力浦」的經驗時,剛剛的說明就變得格外重要,
在這本書出版的幾年前,一群在多倫多的心靈實驗者以思維創造出「菲力浦」,
那是一個被創造為畸形的、不完整的生命。(譯註:12章:菲力浦的悲劇)[112]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