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0

野鳥的生命流


野鳥的生命流

 

我們將揭示另一個秘密,這秘密與不可勝數的野生鳥類有關,

牠們美化了人類在地球上的環境。

這些鳥類,體型無論大小,體內都有著相同的生命流。

牠們正在努力學習的課程是「自由」。

在先前的「白晝」階段裡,野鳥生命流忽略了讓其他生命體盡可能擁有自由。

詳細原因過於複雜,以致無法在此說明,但對於現階段的影響很容易理解:

鳥類擁有雙翼可飛翔,天空是牠們唯一的限制。

牠們可以盡其所能的翱翔,

許多鳥類甚至可以「向上」飛到極高的地方。

這正是「教導」的要素。

鳥類天生就知道什麼是「全然的自由」,

因為牠們擁有潛能體驗近乎無限的飛行自由。

然而,許多野生鳥類卻有習慣在牠覓食的有限領域內標示記號,

以保護自己的領地,防止同類越界入侵。

雖然為了讓食物供應充足,這行為看似合理且必要,

其實這是「」必要的,鳥類通常不會吃過量。

如果所有鳥類單純且自由的覓食,沒有一隻鳥會挨餓。

我們必須指明:鳥類不需要食物作為能量來源,這與許多科學家的觀點不同。

鳥類的能量主要來自其他次元。

因此,大多數鳥類就算攝取比牠們實際吃的更少的食物,也能活得好好的。

 

野鳥限制和防衛領土的本能習慣,

源自牠們生命流的內在傾向〜企圖限制其它生命體的自由

指導靈非常巧妙的安排野鳥生命流現階段的體驗,

他們設法讓這個傾向顯露出來,但只影響野鳥本身

換句話說,唯一受到野鳥內在特質限制的動物就是野鳥。

因此,誠如艾德加凱西(Edgar Cayce)常說的,

目前展現為野鳥的生命流正在面對自己(meeting itself)」。[52]

 

我們剛才描述的這個過程:

任何一個生命流在感受到自己的缺點影響到自己時,

而引發面對自己」反觀自省的過程,也是人類目前正在經歷的。

值得注意的是,人類在經歷恐龍階段時,

生命流的能量裡產生了一種特殊的內在缺點:暴力和毀滅性行為的傾向。

雖然這缺點只展現於生命流的某部分,但它的存在是靈性重大進展的絆腳石,

而我們明白,在某個時點,它必須被徹底根除。

肉食恐龍〜暴龍及其近親〜的產生就是那缺點存在的指標。

我們必須說明:各類恐龍物種遺傳基因的發展完全在其生命流能量的控制下。

正是生命流的內在特質導致小型恐龍演變為巨大的雷龍,

產生了能飛的物種,像是翼龍,並且發展出兇猛殘忍的暴龍。

人類生命流的守護者,經由讓生命流的內在能量去決定生命體的演化,

就能清楚的看到各種內在特質的呈現。

而且,他們也可以決定,在後續階段要如何清除所有負面或毀滅性的特質。

 

守護者已經做了這個決定,目前地球正在進行清理的階段。

我們在早期的書中曾指出大災難的主要目的,

是為了讓人類一次且徹底的清除本身的狂怒、仇恨、暴力、及憤慨,

自從人類出現在地球上,這些負面特質就不斷在人類的悲慘史上留下足跡。

選擇是簡明的:

那些不能清除有害和負面特質的人類靈魂(也就是:部分的人類生命流)

必須與有能力清除負面特質的靈魂分開

這是為了讓已經清除負面性的靈魂能進化至冒險旅程的下一個階段。[53]

他們值得獲准繼續進步,而現在也正是進展的適當時機。

 

那些不能清除負面行為的靈魂,

將全部被帶回生命流較初期的白晝-黑夜」進化階段,

事實上,他們會再次從「空中國度」開始。

因此,他們將成為一個嶄新的生命流,完全脫離目前所屬的人類靈魂團體,

他們將在其它星球重新經歷各種進化階段,

以人類的時間計算,約需億萬年的漫長歲月。

我們在書中說明並不是為了改變或縮短這個過程。

重新走靈性進化之路不是一個悲劇。

對我們而言,悲劇在於:

人類生命流的流失發生在這個高等的進化階段,

即使經過了靈界無數的努力在保護和教導之後,

仍然有部份的靈魂將與更進化的人類靈魂脫離,

即使經過了生生世世精心的聚合每一個獨特的個體及其性格之後,

即使經過了人類指導靈、導師、和守護者如此巨大的犧牲奉獻之後,

仍然可能失去數百萬甚至數億個獨特、專注、和可愛的靈魂。

因為,當這些靈魂回到空中國度,將無法保留他們個體的獨特性。

他們必須被併入我們稱為上主的身體(the Body of God)去經歷黑夜」階段,

這是每一個嶄新的生命流向外投射,開始漫長朝聖旅程之前的一個階段。

在合併回收時,個體所有的獨特性,所有可愛的偏好和怪癖都將永遠喪失。

 

我們希望讀者已開始瞥見人類即將落入的重重困境,

以及促使我們透過這個管道竭盡全力大聲疾呼的原因

從「再回收」中盡可能搶救更多個能被我們的訊息觸動的人類靈魂。

如果我們這次的嘗試沒有成功,

如果你們在讀了這些訊息之後依然無動於衷,

不願提供你的能量與才能去承擔那召喚你的救贖任務,

那麼,許多你目前深愛和珍視的靈魂弟兄們,[54]

將因為他們本身無法抓住光明而喪失獨特性,必須進入空中國度重新投射。

而當他們離去時,將永不復返。

 

說明這些對我們來說是一件困難的事,

或如前所述,

每當我們透過這個管道描述那些令人悲傷的想法或悲慘的情境時,

我們著實的與那些更直接受到影響的人們經歷同樣的痛苦感受。

我們無法以言語表達這些人類個體性格的逝去所帶給我們的悲傷,

只希望我們在這本書裡所說的一切,能真正觸動讀者們的心,

使他們願意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做些事,來減少那不可避免的損失。

在本書中,我們已盡了最大的努力把事實呈現給人類,

接下來就全靠目前已投生地球的人們了。

 

這些訊息就目前而言已經足夠。

我們一定會再次回到這個主題,但那是在本書結束前才回來。

現在,我們想把注意力轉移到較輕鬆愉快的領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