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18

第 6 章 飛機仙子

6


飛機仙子

六月下旬,《臨界點》法語版剛印刷好,書名為「蜜雪兒庫爾(Chore Michelle)」。
為了那本書在歐洲的「開賣」,
克莉絲汀和我開始為期兩週在歐洲各法語城市的旅行。
第一段旅程是:多倫多經蒙特利爾到巴黎

在蒙特利爾機場時,
大型波音727 飛機載著我們在跑道上準備起飛前往光明之城巴黎。
克莉絲汀坐在靠窗的位子, 專注的盯著左側機翼看。
 “真不可思議! 她說機翼上有一整排的小仙子。
 “什麼?
 “他們看起來像是沒有翅膀的小仙子,全都沿著機翼前緣排成一排。

我遞給她素描板和鉛筆,她很快的畫出其中一位仙子。
她的素描如圖10所示。


當她在畫的時候,飛機開始加速,準備起飛。
 “現在他們改變了,,她笑道,現在他們看起來像這個樣子
她又畫了另一張素描,是同樣的仙子,但不同的姿勢,如圖11所示。


緊靠機翼的前緣?我無法輕信。
 “為什麼呢?
我們兩人都無法理解這些仙子的目的,或是他們在起飛時擺出奇特姿勢的原因。
然而,赫萊瑞恩後來解釋了他們在做什麼,這時他表示他會在後面的評語中說明。

當我們的飛機進入空中飛行之後,
克莉絲汀看到另一種與飛機航行有關的仙子
〜這次是與機翼所能提供的「提升力」有關。 [120]
這第二種仙子看起來是一種蓬鬆,像雲朵一樣的生命體,
位於飛機機身的後面。克莉絲汀的素描如圖12所示。
再一次,我們對他們這項服務的目的感到困惑,但赫萊瑞恩稍後也澄清了此謎題。
我相信在後面的評語中這兩個問題都會被解答。 [121]

赫萊瑞恩的評語
創造出這些仙子幫助比空氣重的飛機飛行是最近的事,
這麼做是為了解決早期飛機設計上的某些缺陷,
而負責支援人類開發飛行器的高等眾生察覺了這些缺陷。
尤其是他們發現了,在早期設計中,飛機主機翼的形狀和走向有誤,
並且擔心它們無法提供飛機足夠的提升力。

因此,他們創造一種仙子,負責置身於機翼前緣,
從那位置可以確實的在機翼前方把空氣分開來,
從而決定多少空氣從機翼上方通過,多少空氣從下方流過。
這個機能讓仙子補償機翼設計上的缺失。
隨著人類建造的飛機越來越龐大,機翼的設計改善了,但飛機的速度也變快了。
因為這情況的演變,顯然的,機翼仙子分開空氣的功能再次變得非常必要。
現在的需求並不是來自錯誤的設計,
而是因為當機翼前緣以極高的速度切入空氣時,
會對該部位的材料造成巨大的壓力。
仙子們在機翼前分開空氣,可大幅減少這種壓力,且避免可能造成的材料損壞。

那些更大的像雲朵的仙子擁有不同的功能。
他們單純的提供飛機轉向或調動時所需的額外提升力,
尤其是飛機在起飛和降落處於低速狀態時。
因為這些仙子,人類並未察覺他們設計的飛行器有提升力不足的缺陷。 
仙子們在飛行的關鍵階段支持飛機航行,因而隱藏了這些缺陷。
未來,期望人類將發展出其他原理來建造重於空氣的飛行器,

這些新的飛行器將不會有目前設計上原有的缺失和危險。[122]

2017-02-06

13

第三章
取名字

有許多小冊子提供了常用名字的來源及字根原義的各種解釋。
然而,除了我們先前的作品之外,
還沒有其它資料來源能讓求道者得知名字的關鍵發音的效用,
以及如何控制這些發音及其傾向所帶來的影響。

首先讓我們來說明,
幾乎每一個新生兒的指導靈都會慎重的為這個新的人格取一個名字,
而這個名字將會對成長中的人格發揮某些預期的重大影響。
指導靈實現這個目標的主要技巧是在出生前幾天或幾週內影響父母,
使他們「覺得」某個名字適合他們的孩子。
大約70%的情況裡,指導靈能成功的引導父母選擇一個名字,
至少包含一個經過計畫安排的子音或母音。
大約50%的情況裡,父母選擇的名稱就是指導靈所喜愛的。

如果父母所取的名字從指導靈的觀點看來不夠理想,
指導靈會試著讓孩子在幼年時擁有一個小名(暱稱、外號)
這個小名會比正式的名字含有更多預期的發音。
然而,這種情況成功的例子很少。
結果是許多人受到自己名字的影響,造成生活模式有某種程度的不平衡。

這些影響的性質將在下面章節裡詳細討論。[13]

2017-02-02

第5章 神遊



八月中旬的一個午後,
克莉絲汀和我前往參加奧克森丹鎮(Oxenden)附近的拍賣會,
該鎮位於懷爾頓鎮(Wiarton)東方大約五英里。
八歲的兒子諾爾與我們同行。
那日晴空萬里〜安大略省夏末的晴空,豔陽;乾爽,令人振奮。

我們的路線是先沿著「可泊灣 (Colpoys Bay)」的南岸行進,
此灣是喬治亞灣(Georgian Bay)的臂狀分枝灣,懷爾頓鎮就在湖灣的尾端。
由於我們曾在家中的游泳池看過仙子並且與之交流,
我建議在湖灣的南岸稍作停留,並請求這個湖區的仙子顯現。
我祈請赫萊瑞恩協助傳達這個請求,
大約一分鐘,克莉絲汀說她能看見仙子了。
她說,那是一個沒有厚度或凹凸的平面影像,一開始它躺在水面上,
然後,慢慢的升起,並且豎立在它最初浮現平躺的地方。
升起的過程持續約4秒鐘。
這個影像正面朝向我們,就好像這位仙子知道應該將影像導向何方。
克莉絲汀說這個影像比她以同樣方式見過的大部分影像更虛幻
〜比一般的影像更透明,更具「穿透」感。

仙子的臉龐與家中游泳池出現的相似:圓如滿月,令人歡喜。
他的樣貌似乎比游泳池仙子更男性化,
尺寸更大(影像豎立時,大約距離水面500英尺高),
除此之外,兩位水仙子有諸多相似之處。 
我們並未嘗試去和這個仙子溝通交流,
因此,無從發現他究竟是屬於整個喬治亞灣,或僅屬於小小的可泊灣。
然而,隨後,赫萊瑞恩確認了他是屬於整個喬治亞灣的仙子。 [117]

拍賣會結束後,我們走另一條路線回去,而非回溯原路。
在奧克森丹以南四或五英里處,
我們來到一個小型公園,旁邊有一個小巧的內陸湖,
大約四分之一英里寬,三分之一英里長。 
我們再次要求湖仙子顯現影像,同樣的過程再次發生。
另一張臉從水面上自動升起,似乎是從湖底搖蕩而起。
仙子的臉正面朝向我們〜與之前才看到的非常相似,雖然小了一點。

我們離開後,很快抵達一個小型的拖車露營公園,旁邊有一個更大的湖。
公園的湖邊有石灰岩的殘垣,形成自然的石縫和通道,足以讓人輕易通行。
諾爾想一探究竟,於是我們跟著他走到一個特別巨大的石灰岩縫入口處。
在兩個石灰岩之間長了一棵小松樹。

克莉絲汀立即指出有一個「印第安人」站在樹旁。
我看不見,當然會認為她看見了肉體已死去一段時間的印第安人的星光體。
她有能力以思想與這個印第安人交流,
首先試圖對他說,他的肉體已死但他並不相信克莉絲汀。
因此,我建議請他站好,讓我經過松樹然後「穿過」他。
他同意了,於是我向他走去。
諾爾並不確定發生了什麼事,也跟著我做同樣的動作。
由於我們倆都那麼輕易的穿過他,這個印第安人開始感到困惑,
但是,接著,他作出了結論:我們才是鬼魂,他不是。
於是,克莉絲汀對他說,他可以試著用手去推穿他身旁的岩石。 [118]
他略為猶豫後,試著去做,當他發現自己能輕易穿過岩石,便驚惶失措。
此時,他開始動起來,似乎是在作法念咒,或進行某種儀式,
想必是為了驅趕「邪靈(他認為我們是)」。

於是,我們請求靈界的高等眾生來幫助他,很快的,一位天使顯現了。
這位印第安人似乎對於天使的示現相當震撼,
克莉絲汀說他似乎在聆聽天使的解說,雖然,她聽不見他們交流的內容。
於是她有個主意:如果有一個更熟悉的眾生顯現,印第安人也許會更放心。
克莉絲汀的指導靈名為「紅翅膀」,他習慣以印第安人的形象投射自己。
因此,克莉絲汀用意念呼請他,半分鐘內他就來了。
第二位的顯現確實讓印第安人安靜下來,
很快的,他們三位都「閃出」了,消失在克莉絲汀的視野中。

赫萊瑞恩的評語
這次經歷是為了向這些靈魂示現,
高等靈界一直守護在人類所認為的現實世界旁。 
在嶄新的紀元裡,當所有的人都學會再次開啟他們完美的視力,
人們就能持續看見其他次元的世界與物質世界相互交織。
不具肉體的眾生、仙界眾生、和其他現象的眾生,
將不會再被視為靈異現象,
而只是一體造化的另一個面向。[119]

第4章 水仙子


水仙子

六月的一個午後,當我們正在後院游泳池畔的野餐桌享用午餐時,
克莉絲汀突然指出水裡浮現一張「臉」。
它就在水面下方,她說:一張女性的臉〜非常圓。
這位仙子,如圖9所示,能與克莉絲汀以心電感應的方式溝通,
而下面的資訊就是透過這種方式得到的。











圖九

這位仙子在極小的自然水體中開始「生命」之旅,
像一淌水或甚至幾滴水那麼大,
就足以使水仙子完成特定的任務。
我們獲悉這個任務是:
把高等能量形式(像陽光和宇宙射線)轉變為人體更容易吸收的振動頻率
當人們在有這類仙子居留的水體中游泳或洗澡時,
就會更容易吸收陽光和宇宙射線。

這位仙子說通常它並不了解人類的情感,但可以認出「愛」的投射。
(我們夫妻倆都對仙子發出喜愛的情感,所以它能夠對此加以註解。)
我們被告知,所有的仙子都能接收這類投射的愛,並將之用來利益它們的工作。

在水面顯露的臉是這位仙子唯一能做的投射。
投射的影像並沒有身體部位。

(在稍後的經歷中,我們發現較大型的水仙子
〜例如:在湖泊中的仙子〜能把投射的影像垂直豎立於水面上。
我們並未要求泳池仙子這樣做,因為,當時我們並不知道有這種可能性。)

泳池中的藻類[113]
我所犯的眾多錯誤當中,有一個是對於看似潔淨的游泳池過於草率的態度。
九月初,經過幾週的疏於清理之後,泳池的水開始變成草綠色。
這個表徵是在向你顯示:泳池寄生了億萬個藻類
〜這是變成蚊蟲滋生沼澤的第一步。
使用數加侖的除藻劑對付這些小流氓前,我直覺想到建議克莉絲汀,
也許她用天眼能看見藻類的「靈體」,並要求它顯現。
她同意,過了一會兒,她描述說,有四個棕色的、像泥團一樣的東西,
在泳池裡,靠近岸邊的位置,呈長方形排列。
這些泥團沒有什麼特徵,它們的邊緣不停的改變〜似乎不習慣保持固定的形狀。
我們認為這些形體代表了藻類在乙太層次上的展現。

次日,使用藻類清理劑和對泳池徹底除塵之後,水質大幅澄清了。
雖然還有一點兒微綠的痕跡,
但是當克莉絲汀再次去看那些泥團時,只能看見非常模糊的形狀。
四個泥團仍然呈長方形排列,但它們看起來更薄弱。

或許我應當在這裡說明一下,
我們遇見泳池仙子之後,對於仙子的投射有了一個認識。
我們了解到,由於仙子在地球上的等級比人類「較低」,
因此,當開天眼的人要求其顯現時,仙子就必須照著做。 
對於這項法則,我們從未碰過例外的情況。
有一個可能的原因可說明為什麼有些已開展第三眼的人從未或鮮少看見仙子:
他們從未要求去看見仙子,從未召喚仙子顯現。

後來我們更明白哪些國度可以用這方法召喚,哪些不能。[114]
與人類「平行」或高於人類的國度,不必遵從人類的要求而顯現。
羊神的國度(the Pan kingdom)就是其中一例,在後面章節會描述。

總之,仙子國度、思想體、和微生物的乙太體(像藻類)都比人類低,
而且必須服從人類。 [115]

赫萊瑞恩的評語
對於上面的描述只需再增添少許說明。 
我們僅想指出:水仙子與上一章的評語中所描述蛙類仙子的「試驗」模型,
大約發生在同一時期,創造這種仙子是為了改變水的振動,
好讓水更容易被植物吸收。
雖然蛙類仙子並未達到預期的標準,但是水仙子卻運作得非常好。
由於首次實驗的結果,靈界眾生創造了數百萬的水仙子,
而它們目前服務人類的方式就如其所述:
把高等能量形式轉變為人體更容易吸收的振動頻率
這些水仙子隨著經驗的增加,擁有吸引更多「靈質」的能力,
因此也逐漸變大,這說明了水仙子具有成長提升的能力,

從小水體到非常大的湖泊、水灣、海洋等等。[116]